淤麟

      在一片由恶龙,骑士,剑与信仰等元素构成的大陆上,这样的故事总在上演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每一个男人,都要征服属于自己的龙!懂么!!整支队伍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坐骑,除了你这个废物!靠你,我们学院的名声就败光了!给我滚!”导师一脚踹倒乔汕后气急败坏的转身离开,乔汕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水,在围成一圈看热闹的同学中显得如此落寞。


       傍晚,残阳如血,映衬着天空的朵朵云彩灿烂夺目。乔汕背着沉重的行李沿着陡峭的山路朝山脚走去,一边走,一边抹着止不住的泪水。走着走着,他停住了,放下行李,坐靠在石壁边放声大哭。


       在乔汕的父母为了保护他不被征去为教会卖命而杀了教会的走狗,被杀一儆百后,他就开始一个人对抗这个世界了。因为还在学院上课的缘故,乔汕只能在学校放假时去家附近的餐厅打工赚些微薄的薪水,再加上国家发放微薄的救济金,勉强维持生计。而同学们又大多出身富庶,他们的纨绔与暴虐的习性一点一点蚕食着乔汕的自信。弱者总有一种特殊的气息,如海中的一丝血腥被凶猛的鲨鱼轻而易举的捕捉。同学们孤立他、嘲笑他、愚弄他,甚至老师们也对他冷嘲热讽。可只有13岁的他只能忍,为了报弑亲之仇他一直在忍,韬光养晦。

       “乔汕,你怎么在这儿?怎么了,哭什么呀?”刚从外面进修回来的艺术导师离珊关切的俯身外乔汕的身边,不知发生了什么。“老师,我,我被学校开除了,以后再也,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乔汕擦掉眼泪,望着离珊老师抽泣着。离珊大乔汕四岁,是学院的实习艺术导师。同时是乔汕最敬重的老师,不是因为她很美丽,而是她的善良。所有老师中只有她平视乔汕,在得知乔汕的身世后对他在学习生活中更加帮助。

       乔汕道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离珊带他回了家,因为乔汕年龄尚幼且无依无靠,所以离珊让乔汕从此就住在自己的家中,反正也是一个人生活,多一个人就少一分寂寞。不过离珊从此认清了学院的嘴脸,辞去了工作,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间花店,收入不少 ,维持生计的同时也能有些盈余。自此,两人以师生关系相待,每天离珊去学院工作时,乔汕上午去餐厅打工,下午根据指导书籍以及寻访名师给予的建议和忠告锻炼体能,练习骑射,剑术。晚上离珊回来前,乔汕根据之前离珊的指导做好饭菜,等离珊回来。晚饭后,离珊教乔汕文化知识。

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两人在弱肉强食的大陆里靠自己的力量也将生活经营的有滋有味。不知不觉,乔汕十八岁了。十岁八的乔汕具有着出众的外貌和修长的身材以及热情、直率的性格,多年的磨练使乔汕的剑术虽无登峰造极之境,却也小有所成了。这一天,是乔汕的十八岁生日。不宽敞的房间里,在饭桌上明亮的灯光下,两人开心的说笑着。

       “十八啦,能进监狱了哦~”离珊说。

       “哈哈,我可不会犯罪。倒是老师你要小心些,别一时贪恋我的美色做出什么犯法的举动。”乔汕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   “自恋!!不过这么说来,你也该找个姑娘了吧?有什么人选?对面酒吧老板的女儿柳盈总是偷看你哟!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不想这么早结婚。不过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乔汕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是谁呀?!”

      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 “快说!”

      “不。”

      “ 说!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算啦,不说就不说吧。今天你成人了,送你个礼物。”说罢,离珊走进屋中从床底下拖出一个长方形的古朴木盒,让乔汕找来抹布擦掉灰尘后,在乔汕疑惑的眼神中打开箱子取出一柄细长的剑,递给乔汕。

       “这个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老师,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我们家族的传家之宝,已经有四百多年了。这把剑平常纤细柔弱,但若你可以真正发挥出它的威力它将有巨大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会有什么改变?”乔汕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具体我也不知道。不过听我父亲说开辟这片大陆的祖先曾用它斩过龙。除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它的任何记载了。”离珊皱了皱眉,答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恩,老师我明白了。不管我有没有机会发挥出它的威力,我都很高兴收下这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恩…”离珊抬起头看着乔汕,心中感慨,曾经的小男孩终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,心中竟有些恍惚。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多年的生活虽然亲密但也相敬如宾,如今,却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在两人之间传递,但谁也不愿捅破这层隔在中间的窗户纸。

       一天中午,给离珊送完午饭的乔汕从花店出来,看到街角的告示板前围了一群人,正嘈杂的不知议论着什么,乔汕一边左拥右拱一边嘴里说着:“抱歉!借过、借过!”终于挤到人群最前方,乔汕念着最醒目的一篇告示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亲爱的子民们,你们好!现在正值百花盛开之季,是出游的好时候哦~小伙子们,有没有为你心爱的姑娘挑选一支美丽的玫瑰?哈哈,回归正题。二十年一度的祭祀将于下月月末举行,而月初时,我们将会通过抽签的方式挑选出十名处女献给尊贵的龙神!请被选中的女子以及家人不要悲伤,这是你们的荣幸!而且,你们会得到慰问金五百金币!好了,废话不多说,就是这样。祝你们生活愉快,拜~】

       “哼,说的冠冕堂皇,无非是害怕龙族入侵!”

       乔汕在周围人惊恐的眼神中骂道。心中又暗自担心:

       “可千万别是离珊老师啊!”

       之后转身挤出人群。

       刚从酒吧出来的柳盈看到乔汕,刚要打招呼,就看他气囊囊的快步离去,柳盈叹了口气,随即轻快的走进花店,与离珊聊天。离珊与柳盈关系很好,不仅因为就在对门的缘故,走的很近,而且两人年龄相差无几,所以二人也情同姐妹。离珊的花店生意之所以兴旺,其中也多亏了柳盈在酒吧里对客人宣传。

       晚饭时,乔汕对离珊提到了这件事,离珊到并不在意,说:

       “汕儿,你还小,很多事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。国王虽然昏庸无能,但历代的君主都是这么做的。他毕竟也有苦衷,若真的选中了我作为祭品,能使国家免受侵略,我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老师,你怎么还为他说话?!再说了,他有三个女儿,为什么不让她们去?!”

       “汕儿,你还没了解情况,她的三个女儿也会参加抽签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这我管不着!反正不许是你!”

       “汕儿,你先冷静一下。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,但就算真的选中了我,你又能如何呢?难道你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帝国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若真到那天,我只有……”乔汕思索片刻,然后目光坚定的说:“屠龙!”

       “唉……你呀……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担心,这么多人里谁说就一定会是我呢?”离珊欣慰的望着乔汕,但眼神里却充满了担忧。她担心,她疑惑,性格如此刚强耿直的他,究竟能否在这片充满了尔虞我诈、弱肉强食的世界中生存下去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〈……未完待续〉
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写文,没任何经验,有些地方情节很狗血,语言很稚嫩,请大家多提提意见,就这些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评论(4)

热度(5)